人物資訊>>正文
特麗莎·帕爾多:“開放政府”要透明
2015年12月15日 15:50
來源: 民族新聞網  作者:佚名
更多
  

特麗莎·帕爾多(Theresa A. Pardo),國際數字政府學會主席。

  國際數字政府學會主席特麗莎·帕爾多一直致力于通過技術來推動、提高政府的公共服務水平。她表示,推動“開放政府”的過程艱難而復雜,開放政府實行的一大阻力,是透明度不足。

  新京報:在你看來,技術在政府公共服務領域所發揮的作用是什么?

  帕爾多:技術對公共服務而言,是一個推進器,將有助于公共服務的創新、凝聚、接入、參與、啟發、聯合、行政管理的有效性等方面。一個政府能通過科技創造多少公共價值,取決于其在認識技術作用的基礎上,理解并安排自身行動,不是專注于技術本身,而是將技術置于政策服務、項目目標框架下,以求創造公共價值。

  新京報:你跟許多國家的政府伙伴有過合作,能否談談對世界各國政府電子化進程的總體看法?

  帕爾多:在很多情況下,政府電子化的發展進程遇到阻礙或遭到破壞。毫無疑問,我們將繼續看到新的倡議,它們有時能以非常集中和特別的方式產生巨大價值。為激發政府電子化變革的潛力,我們需要制定全面議程、并得到各國領導層支持,由社會領域倡導,以政策優先、公共價值的創建來管理,通過合格的勞動力執行。但須記住,可持續的連貫性戰略,目前來看是缺失的。

  新京報:你曾做過“推動開放政府——實現公共信息庫”為題的演講,“開放政府”的目標是否容易實現?

  帕爾多:推動“開放政府”的過程艱難而復雜,首要阻力就是透明度不足。

  新京報:實現它的最大障礙是什么,是資金、技術還是意愿?

  帕爾多:推動“開放政府”最大的障礙是,創造透明度所需要的工作得不到政治支持,由此,指導計劃、執行和評估往往被忽視,投入不足。為達到提高透明度的目的而所做的各種假設,在執行過程中都被證明是錯誤的,這種錯誤的開端代價高昂,這本是應用80/20規則的理想之處,將80%的時間用于創造性的思考和策劃,將20%的時間來執行這些創造性想法。

  而現實卻是,花在創造上的時間太少,而花了太多時間在對環境缺乏了解的新地方,試圖執行舊的想法,這就導致失敗。失敗往往造成投資縮減,更重要的是對信念的沖擊。

  新京報:你的機構與美國政府有很多合作,能否舉一個數字化和開放型政府的例子?

  帕爾多:在我們實踐中,一個成功的案例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太空技術任務部。

  新京報:還有其他案例嗎?

  帕爾多:另一個是紐約市311項目服務地圖。(311是紐約市的公共服務熱線,2003年,紐約市正式開通了311熱線,這是一個高度集中、高效率、有廣泛用途的非緊急性公眾服務熱線,紐約市民只要撥打一個熱線電話就可找到相應處理部門。)

  新京報:對公民而言,開放的政府有什么意義和好處?

  帕爾多:“開放政府”對任何一個公民或團體的意義都不是一成不變的,對公民產生的好處或公共價值也不同。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中國政府的數字化發展?

  帕爾多:中國政府的數字化發展正越來越被認為是符合公眾利益的。

責任編輯:楊靜宜
更多
延展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