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曲藝>>正文
以傳統文化為墨寫出書法高境界
——對話第三屆貴州省文聯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書法家岑嵐
2019年03月01日 10:11
來源: 民族新聞網  作者:韋元龍
更多
  



書法家檔案:
    岑嵐,字義德,號老布、載一居士、披云軒主,貴州晴隆人,布依族,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貴州省書法家協會常務理事、黔西南州文聯副主席、黔西南州書法家協會常務副主席、貴州省書法研究院副院長。作品入選第九屆全國書法展、第十屆全國書法展等多個高端書法展。曾獲第三屆、第五屆、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佳作獎、文化部首屆中國農民藝術節全國新農村楹聯書法大賽一等獎等多個獎項。

 

岑嵐書法作品

 

岑嵐書法作品

 

    記  者:請問你熱愛書法的緣由是什么,你練書法練了多久?
    岑  嵐:我從小受家庭和環境的影響,喜歡上寫毛筆字。我父親是小學教師,喜歡寫毛筆字,喜歡“之乎者也”,我曾祖父抄摩經小楷很棒,在我們那里有很高的聲望。我生活的寨子是一個布依族村寨,雖然經濟發展不算太好,但人們都以學習傳統文化為榮,對于老者們席間談詩論聯、咬文嚼字之類的事情,早已司空見慣。上世紀90年代以前,大多數讀過幾年書的人都能寫毛筆字,有的水平很高。在這種環境下,我自然就喜歡上寫毛筆字了。至于說書法吧,還是1989年進貴陽衛校讀書,才跟楊秀毓先生學習唐楷的。沒有什么緣由,就是喜歡,這一寫就寫了30年,依舊欲罷不能。

 

    記  者:你參加過哪些賽事,獲得了哪些獎勵,有些什么感受?
    岑  嵐:在毛筆書寫退出實用舞臺的時代背景下,參加比賽、展覽是一個比較重要的學習和展示的途徑,我也借此激勵自己不斷奮發前行。我自1990年在首屆貴州省大中專現場書法大賽中獲毛筆組二等獎、鋼筆組三等獎以來,陸續參加全國全省書法展賽的次數已經記不清了,獲獎證書裝滿了兩個大紙箱,大大小小的獎金估計有五六十萬元吧。蘭亭獎是中國書法最高獎,我曾三次入展。作品多次在中國美術館等高端平臺展出。因為書法,我的生活非常豐富精彩。

 

    記  者:你認為書法在傳統文化中處于一個什么樣的地位,如何傳承和發揚?
    岑  嵐:書法在傳統文化中的地位極高,因為它伴隨了中華文明幾千年,承載著生生不息的中國精神,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之一。中國書法是一門高深的綜合性藝術,它集文字學、金石學、哲學(玄學)、文學、考據學、美學等于一身,沒有一定的綜合修養,書法是很難達到較高的境界的。傳承和發揚中國書法藝術,需要綜合施策,可以采取政府主導,教育、文化等相關部門齊抓,社會全面參與,共同發力。應把書法作為獨立學科,不能一直依附于美術而存在,尤其要把書法作為必修內容納入基礎教育,讓書法實實在在進入中小學課堂。只有這樣,書法的傳承發展才能持久。

 

    記  者:你對丑書有什么評價?
    岑  嵐:從藝術和美學的角度看,書法沒有丑書。作為以中庸思想為主導的中華文化,一切藝術創作都應時刻謹記“過猶不及”。當下所言的丑書是有傳統依據的,但也有相當一部分因嘩眾取寵而變形、扭曲,凡是背離了書法藝術發展規律的“創造”,都只能視為雜耍。我很贊同子牛先生的觀點:一些所謂的丑書家的創造意識和藝術感覺我很佩服,但過于強調形式構成,必然使書法創作走向另一個極端。

 

    記  者:中青年人學習書法需要注意哪些事項,先練什么字體,要臨帖嗎?
    岑  嵐:中青年人學習書法要注意幾個問題:一是要有一位明師,尤其起步階段,第一口“奶”必須健康、純正;二是要選好一條正路,即學習傳統經典碑帖,切忌任筆為體,我行我素;三是樹立一種正確觀念,即書法是藝術也是文化,不是一般的漢字書寫,但又必須是漢字書寫,要加強傳統文化學習,做一個有較深傳統文化修養的書法人。學習書法,先練什么,因人而異,因師而異,我的觀點是,為了使書法與實用更好銜接,共同促進,初學選擇楷書為宜。

 

    記  者:鋼筆寫得好的人,練毛筆字容易練得好嗎?
    岑  嵐:鋼筆字寫得好的人可能對漢字的結字有一定的把控能力,在結字上可能有一點幫助,但我們說書法不是簡單的書寫,而且毛筆是軟毫,不易把控,所以鋼筆字寫得好不一定毛筆字就能寫得好。

責任編輯:張陽
更多
延展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