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頭條>>正文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三變”讓各民族群眾同心同富
2019年04月30日 00:02
來源: 民族新聞網  作者:文/記者 羅元濤 圖/王光厚
更多
  


主持人:本網記者  羅元濤 

講述人:六盤水日報原副總編輯、六盤水文學院客座教授 鄧 儉
     盤州市普古彝族苗族鄉舍烹村黨支部書記、銀湖農民專業合作社社長 陶永川 


“三變”改革的發起人之一陶正學(前排左四)與駐村干部開院壩會,討論村集體經濟發展。

    四月,烏蒙邊陲的盤州市普古彝族苗族鄉舍烹村,日照充足,田野里的麥子進入收割階段。過去,村民收麥子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今天,收割麥子成為了舍烹村乃至周邊7個村的新鮮事。這是因為8個聯村的土地均集中用于開發農業觀光和旅游業,村里僅存少量具有耕種價值的土地。

    盤州市普古彝族苗族鄉,居住著漢、彝、苗等民族;其中,彝族人口占45%,苗族人口占12%。2011年,轄區舍烹村是遠近聞名的貧困村,該村農民人均純收入僅700多元。隨著“三變”改革的探索和實施,10.68萬畝自然資源、2252萬元財政扶持資金轉換為村集體和老百姓持有的股權,964戶2864人變成了股東,990位農民進入園區變成產業工人。2018年,娘娘山聯村下轄的8個村農民人均純收入突破16700元,每個村集體積累達到60萬元以上。這種飛躍式的發展,得益于苗族企業家陶正學心系桑梓、窮則思變、欲求盡快摘掉貧窮落后帽子的樸實情懷和實干苦干精神。他通過帶領發展高效生態農業和打造農旅結合的國家級風景名勝區,使名不見經傳的娘娘山聲名鵲起,村莊從過去的窮村步入富裕村。


陶正學(右二)向省外考察團介紹奇花異草科技館

    主持人:講述團結故事,共促民族發展!

    各位讀者朋友,大家好!這里是《貴州民族報》開設的“壯麗七十年·奮斗新時代”——“四力”“四全”建設大型主題采訪實踐活動現場。我們邀請到的講述人是六盤水日報原副總編輯、六盤水文學院客座教授鄧儉和盤州市普古彝族苗族鄉舍烹村黨支部書記、銀湖農民專業合作社社長陶永川。他們將為我們講述苗家漢子陶正學胸懷感恩之心、投身家鄉建設的故事,通過這些故事,我們看到普古民族鄉民族群眾自力更生,在脫貧攻堅道路上大膽創新、艱苦奮斗,感受各民族群眾團結奮進的激情。

    畫外音:陶正學,苗族,中共黨員,1965年出生在普古彝族苗族鄉舍烹村。現任盤州市娘娘山聯村黨委書記、貴州娘娘山高原濕地生態農業旅游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2012年,他關停了煤礦、洗煤廠,帶著4.5億元資金毅然返鄉,開始了他的開發式、造血式扶貧之路,也開啟了娘娘山周邊8個村寨的脫貧致富的蝶變之旅。先后榮獲貴州省首屆返鄉農民工“創業之星”、全省扶貧先進個人、全省優秀共產黨員、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個人、全國十佳農民等榮譽稱號和表彰。 

    “要么傾家蕩產,要么共同致富。”“沖著老百姓的信任,再大的山我也要爬過去。”陶正學臉上總是掛著微笑,和藹,幽默,善良。與陶正學交流,你會感受到他創業的激情,同時也有創業的不易。陶正學身上的果斷、堅毅、善良、包容一直感染著身邊的人。

“他是一位家國情懷很重的企業家”


陶正學(前中)在科技示范園

    主持人:你是怎樣認識陶正學的?給我們說說你眼中的陶正學?

    講述人(陶永川):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小時候,我們天天在一起玩耍,高中畢業后,他就出去打拼。之后我們一直很少往來,只是在逢年過節聚一聚,交流不多。1993年,我和他到云南省東川市開過礦。真正的共事是在2012年,他跟我說回來投資搞農業。我們最初的想法是把六車河進行截流,由我負責監督施工,陶正學出資修一個小型水庫,開辦農家樂。原計劃在2012年4月4日就完成水壩修建,后來因為施工方錯過工期,半成品的水壩被河流沖垮。從那以后,我成為銀湖農民專業合作社的7個發起人之一,我們也緊緊捆在一起,所有大小事務我都參與。一路走來,有今天的成績,實屬不易。這就像我黨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先輩為了新中國干革命,全身充滿干勁。創業初期,我們一路猛追猛打,不分白天黑夜,全村人不分你我,真像有首歌里唱的“團結就是力量……”

    陶正學在我眼中是一位善良、仁厚、胸懷大志的人。他每年都會給村里的老人發紅包,中秋節日還送月餅。特別是他放棄原本舒適的生活,選擇回來建設家鄉,真的讓家鄉人很感動,這也是我一直信任和佩服他的地方。

    講述人(鄧 儉):2012年5月初的一天,我在陶正學兄弟倆開設的盤州興凱花園酒店西餐廳吃簡餐,湊巧遇到陶正學。那天晚上他請客,說了要回家鄉普古舍烹辦農業合作社的事,而且準備把所有身家投進去。我當時想,陶正學是不是“瘋”了。

    30年前我去舍烹采訪,好不容易搭上一輛拖拉機,一路顛簸,把相機鏡片都抖散了。新寨有家苗族群眾,茅草房破爛不堪,大人小孩吃炒玉米當午飯。夜晚我在布依族寨子的村支書家,睡在閣樓四面透風的樓板上,墊的是包谷草。

    即便過了幾十年,舍烹的面貌改變也不大。陶正學要把上億的資金投到交通閉塞、生活不便、又窮又遠的舍烹!讓人難以理解。正因為如此,我開始跟蹤采訪陶正學扶貧創業的全過程。我覺得,陶正學是一位家國情懷很重的企業家,他身上既有樸實無華的農耕基因,更有大智若愚、舉重若輕、甘當家鄉人民“靠山”的大山氣概。 

從上億身家變成負債累累

    畫外音:對于陶正學來說,娘娘山是一份永遠的牽掛。16歲外出闖蕩,30年的商海打拼,他成為村子里最先富起來的人。修條路、給點錢、幫個貧,在外經商期間他先后拿出2000萬元接濟貧苦群眾,但對于窮了幾代人的娘娘山人來說,只是杯水車薪。如何徹底改變家鄉貧窮落后的面貌?2012年,他毅然回鄉,帶領娘娘山老百姓開始了二次創業。



陶正學(右二)向外賓介紹刺梨產業

    主持人:陶正學剛開始經商時,主要從事的行業是什么?

    講述人(陶永川):在我印象中,他什么都做過。決定要回來后,他陸續關停了外面的企業,將30余年經商積攢下的資金和個人資產全部砸到了娘娘山這個山溝溝里,帶領我們建起了合作社、公司、產業園區、旅游景區……這么些年來,他從身家過億到負債累累,換來了家鄉翻天覆地的變化。他還經常跟我說:“換得值!”

    講述人(鄧 儉):據我所知,在煤炭價格走低的時候,他一車一車拉煤,200多公里坎坷山路晝夜前行,把盤州淤泥的原煤,運到水城一家工廠的荒地上,堆成煤山。原煤市場轉暖后,他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此后他去了云南東川開礦,敗走麥城,重回家鄉后,在淤泥白手起家辦煤礦開洗煤廠。陶正學從經商到做實業,年輕時浮躁的心態得以轉變日漸成熟,成為當時采煤行業頗有名氣的企業家。2011年前后,陶正學三兄弟在淤泥彝族鄉、紅果新城分別建起了當時條件最好的酒店,企業也建成了花園式工廠,生態環境在上百家民營煤礦中首屈一指。

    主持人:2012年,他選擇回到家鄉發展,你當時理解么?

    講述人(陶永川):我認為是好事。對于家鄉的發展,有了致富帶頭人,就找到了主心骨。舍烹,才真正有了致富的希望。

    講述人(鄧 儉):我曾經在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多次去過娘娘山地區,這一帶老少邊窮的印象刻骨銘心。現在的獼猴桃園,在過去是亂石灘,洪水溝,滿目瘡痍。

    2012年我第一次和陶正學來娘娘山,現在的銀湖、廣場、溫泉小鎮、天鵝湖,那時就是一條兩岸泥土,中間黃水的河溝。我當時佩服陶正學,但從內心深處難以理解他的壯舉。我說眼下的環境并不好,他說一張白紙才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說話時躊躇滿志。與我們同行的云南人小郭,私下連連對我說“陶正學瘋了陶正學瘋了!”他有幾億身家,完全可以在城市里賺大錢,哪怕做房地產,也大有用武之地啊!

    2016年國慶節期間,小郭再來娘娘山,就非常敬佩陶正學帶領鄉親們創造的奇跡。他感嘆:“如果我們那里有個陶正學就好了!我們家鄉的領導應該帶隊組團來。” 

“三變”成為各族群眾致富金鑰匙

    畫外音:娘娘山地處大山腹地,豐富的生態資源因偏遠得以保全下來,曾經的發展劣勢在陶正學眼中變成了優勢。在陶正學的帶領下,娘娘山先后建起了貴州娘娘山高原濕地生態農業旅游開發公司、利群農業綜合開發公司、生態農業示范園區,走出了一條農旅結合的生態發展之路。

    “以前當老板虧了只是我一個人,現在當聯村書記,身后跟著的是8875名娘娘山父老鄉親,決不能虧。”帶著這份信念,陶正學四處學經驗、跑市場、找項目、借貸款、引資金。

    主持人:決定要開發娘娘山后,他是怎么做的?

    講述人(陶永川):陶正學回來后就帶領我們發起成立銀湖農民專業合作社,讓鄉親們都成為股東。想起當初入股,困難重重,是陶正學的為人讓群眾放心。有陶正學強有力的經濟支撐,群眾說:“陶老板都不怕,我們怕什么?”

    由于群眾的信任,在2012年村委換屆中,陶正學被推選為舍烹村主任;2013年,又成為涵蓋娘娘山片區8個村的聯村黨委書記,我能感受到他肩上沉重的壓力。

    當上了聯村黨委書記,有了黨組織的保障,陶正學發展的信心更足了。但聯村怎么聯?資源如何整合?地域觀念如何破除?一系列問題接踵而至,他一時感到十分困惑。

    在各級黨委、政府的指導和幫助下,陶正學逐漸理清了思路、找準了發展方向。他說:“既然要聯,就聯出個樣子來。”為了將各村迅速凝成一股繩,他提出了“資源共享、產業共建、利益共贏”的工作思路,決定先從產業入手,一村一村搞動員、一村一村做規劃,找準各村發展定位。村集體、老百姓拿不出錢,他便自己墊資幫助發展,帶領各村先后成立了12個農業專業合作社,精品水果采摘園、刺梨產業園、獼猴桃種植基地紛紛落戶各村。

    講述人(鄧 儉): 從“輸血”扶貧到“造血”扶貧,從“烏金”產業到綠色產業,再到農旅結合的國家AAAA級景區娘娘山國家濕地公園建設,是陶正學在新世紀的重大轉型。盡管他致富以后從沒有忘記父老鄉親,但原來的數千萬元輸血扶貧資金產生的效益并不理想。修路,接水管,建學校,拉電線,僅僅是解決了生存環境問題。

    他回鄉將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發動聯村老百姓一起探索“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三變”改革,這就是娘娘山地區少數民族群眾走上致富道路的金鑰匙。 

要做老百姓集體的企業

    畫外音:當初,盤算著帶領村民發展產業的陶正學,看到其他地方都是采取土地流轉的方式,產業是發展了,但富起來的只是少部分人。他意識到:“要真正讓每一位群眾的腰包都鼓起來,必須要做老百姓集體的企業。”回到娘娘山,他便發動村民以資金入股成立了娘娘山銀湖農民種養殖專業合作社。為了吸引更多的群眾參與進來,他采取群眾入股多少,他就墊資多少,打消了群眾入股顧慮,第一年便吸納465戶農戶成為合作社股東。隨后,他又創新了以土地、林地、荒山、水面、濕地、勞務等入股方式,讓“三變”改革在娘娘山腳下大放異彩。 

    主持人:現在,你怎樣看待他,怎樣看待舍烹村?

    講述人(陶永川):我想,娘娘山8個聯村,沒有一個不感謝陶正學的,包括我自己。你看現在,一個個現代化的農業產業基地在娘娘山腳下遍地開花,農業產業園區面積突破14.2萬畝,2015年成為貴州省“5個100”工程中的100個旅游景區,2017年成為AAAA級景區,是省級康養示范基地。2018年游客接待量62萬人次,旅游收入達到1.23億元,解決周邊8村就業達1600人,還吸引省內外的人到娘娘山工作。初步形成以生態旅游、健康養生、設施農業、文化開發、會務培訓等8種產業為支撐的多元化特色產業鏈。農民在家門口就能務工,能當老板變成了事實。同時也解決了存在的空巢老人和留守兒童問題。曾經貧窮落后的娘娘山搖身一變成為集高效農業、旅游觀光、健康養生為一體的大健康生態旅游目的地。我想舍烹未來會更加美好,就擔心游客多了,水電不夠用。

    講述人(鄧 儉):陶正學的家國情懷了不起。對小家,他擔起了大哥的重任,是頂梁柱。對父母,無微不至地孝順,是好兒男。記得我采寫的長篇報告文學《親親娘娘山,吻我銀湖水》彩色書樣剛出來時,陶正學第一時間就聯系我要書,先拿給父親看看。

    對國家,陶正學身體力行做的,是帶領各族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陶正學以他的實際行動,讓家鄉舍烹村的人民提前進入小康,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6700元。

    其實,陶正學對家鄉、對國家脫貧攻堅、減貧摘帽的貢獻,遠不止一個舍烹村;遠不止娘娘山地區的8個聯村。從2012年到現在不過7年時間,娘娘山周邊地區的開發扶貧,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農旅結合的龍場白族文化與龍場茶產業的崛起,保基格所河峽谷旅游區的開發,娘娘山國家濕地公園、國家森林康養基地的建設,便是明證。

    主持人:陶正學在父母眼中孝順,在妻子眼中體貼,在子女眼中慈愛,在鄉親們眼中博愛,在外人眼中有家國情懷,不簡單。陶正學與“三變”舍烹村的故事告一段落,不管外界的評價有多好,頭上光環有多少。當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陶正學依然奔走在路上,為家鄉各民族群眾同步小康奉獻自己。他甘于奉獻、投身家鄉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和思考。
責任編輯:張陽
更多
延展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