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新聞網
圖片中心 >>正文
歡騰的烏的苗寨吃新節
來源: 貴州民族報  作者: 甘木同南
吃新節祭拜神靈

吃新節祭拜神靈

圖片中心 - 吃新節祭拜神靈

短裙苗姑娘在跳錦雞舞

短裙苗姑娘在跳錦雞舞

圖片中心 - 短裙苗姑娘在跳錦雞舞

穿金戴銀迎接吃新節

穿金戴銀迎接吃新節

圖片中心 - 穿金戴銀迎接吃新節

烏的苗寨

烏的苗寨

圖片中心 - 烏的苗寨

吃新節時,吊腳樓邊的水稻熟了

吃新節時,吊腳樓邊的水稻熟了

圖片中心 - 吃新節時,吊腳樓邊的水稻熟了

  • Effet du soleil
  • Effet du soleil
  • Effet du soleil
  • Effet du soleil
  • Effet du soleil

    秋收時節,苗族吃新節如約而至。
    在黔東南州,吃新節是苗族群眾最隆重的節日之一。吃新節苗語叫“努嘎西”,就是吃新米的意思。在黔東南苗族群眾看來,吃新節主要目的有二:一是為紀念開發苗嶺主峰雷公山的苗族祖先;二是稻秧已孕穗、抽穗,預兆豐收,祭拜上天、祭奠祖宗,望其賜福。
    相傳兩千多年前,現居黔東南的苗族先民為避開殺戮和奴役,經過長期、多次遷徙,從中原大地跋山涉水來到雷公山麓的溪水河畔、山谷山腰,叩石墾壤,開辟田地,創建家園。經歷萬難千苦,他們學會祈禱、懂得感恩,而吃新節就是他們向祖先和上天祈禱與對話的節日。
    知名學者余秋雨曾這樣描述過吃新節:“這里的吃新節,夏收剛剛結束,新米已經上灶,大家遠遠近近走在一起慶祝好年成。”吃新節里活動很多:斗牛比賽、跳蘆笙、歌舞晚會、游方……

    歡騰的盛會

    村莊接近西邊,浩瀚夜空遼闊而深邃,誰也不知道這里藏有多少古老的傳說。萬里夜幕,唯有此處燈火輝煌,并發散著苗族風情的色彩——這里是2012年8月24日晚上的“烏的苗寨”。
    烏的苗寨位于黔東南州雷山縣望豐鄉境內。烏的苗寨分為大烏的和小烏的。說大卻未必真大,說小卻也不小:大烏的現有151戶,人口593人,小烏的有320戶,人口1352人。
    2012年“相約烏的吃新節聯歡晚會”正是在大烏的的民族文化蘆笙場舉行,筆者有幸參與。
    參與此次晚會的人員除當地村民外,主要來自凱里市歌舞團、雷山縣各中小學音樂教師及凱里學院和貴州師范大學等高校音樂系的學生,規模較大,場面隆重。
    聯歡晚會上,一位青年的表演引來觀眾陣陣掌聲。他不演,也不唱。他用苗語說了這樣一段話:
    公元1500年,蚩尤的后裔用四千年時間在離夕陽最近的地方找到了故鄉——烏的苗寨。
    這四千年來,他們一路跋涉,忘記了語言,弄丟了文字。
    他們學錦雞穿衣,學麻雀覓食,學高山做人,學流水說話。
    ……
    他的演講之所以受到人們歡迎,是因為他向人們講述了一段古老的歷史,一段關于苗族群眾自己的歷史,一段關于“短裙苗”先民們的發展遷徙史,向人們展示了一幅苗族先民不畏艱難、勇往直前的歷史畫卷。
    在當天的晚會上,熱情好客的苗族人民邀著四方賓朋吹起蘆笙跳起舞,歌聲、蘆笙聲、笑語聲頓時讓烏的苗寨歡騰起來。苗族人民就是這樣用如此輕松歡快的方式向外界講述了自己的歷史,更好地促進各民族之間的友好交往,增進各民族團結,共同促進了各民族的共同繁榮與進步。
    正如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省苗學會會長楊光林所說,弘揚民族文化,增進民族團結,提高民族的自信心與卓越感,是中華民族共同的愿望。

好客的苗家人

    晚會一直持續到深夜才結束,烏的苗寨的父老鄉親緊接著又邀請參加晚會的演員和嘉賓到家里去做客。在苗族地區,邀請外來客人到家里喝酒吃飯及留宿客人,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自然而然的傳統。
    如果說世上還有世外桃源,那烏的苗寨絕對是個難尋的世外桃源。烏的苗寨第一個走出去的苗族歌手耶里寧收拾好晚會現場裝備的燈光、音響后,便熱情地邀請筆者、鄰寨的客人和凱里市歌舞團的演員們一同去他家吃夜宵,哪怕大家素昧平生。
    耶里寧(苗名)的漢名叫劉清華,出生于1980年,按理說應該有了家室,但因為唱歌這個夢想他卻至今還未結婚。他熱愛唱歌,他無法放棄自己的夢想,2003年于凱里民族師范學校畢業后,耶里寧四處奔波,但最終憑著對藝術的執著追求,贏得大家的認可,現在凱里市歌舞團工作。
    夜里的烏的苗寨是溫馨的,輕風柔軟,吊腳樓多情,村寨的小路蜿蜒盤旋。沿著這條小路,我們來到耶里寧家,耶里寧的媽媽和弟媳出門迎接,并用苗話道:“歡迎你們到我家做客。”而耶里寧的爸爸此時正在廚房里殺雞做飯。
    開飯時已到凌晨兩點,耶里寧的爸爸說:“我菜做得太慢,讓你們久等了,困了吧?”但實際上大家一點困意都沒有,聊得正是開心。來自凱里市歌舞團的舞蹈演員阿嘞說:“想不到烏的苗寨民族風情至今還是這么濃烈,來到這里,感覺真好。”
    耶里寧為大家倒滿了米酒,“歡迎你們來到我家,我非常高興,今晚我們要喝個痛快。”說罷,個個都站起身來將碗里的米酒一飲而盡。似乎大家來到苗寨,也學到了苗家人的豪爽。
    幾碗酒下肚,醉意三分的耶里寧用苗歌對著阿嘞唱:“阿妹是不是走錯到我家了,阿爸下田捉魚去了,阿媽進園摘菜去了,他們都還沒回來,家里哪樣都沒有,只有一碗米酒,你要是不嫌棄,就把它喝了吧!”
    歌聲未落,酒碗已捧到阿嘞嘴邊。阿嘞倒也是性情豪爽,說到:“干就干。”喝著喝著,不經意間東方既白。
    一夜的歌聲,一夜的酒,除了感受到苗家人的熱情,豪爽外,我們的友誼也在這歌中、酒中加深了。

用蘆笙舞記述歷史

    熬了一個通宵,我們本想休息一下,但聽到從蘆笙場傳來悠揚悅耳的蘆笙曲,我們禁不住想前往看個究竟。
    阿嘞好奇:“現在蘆笙場有沒有那些穿著短裙跳舞的苗族姑娘呢?”耶里寧告訴她:“當然有。你現在聽到的蘆笙曲就是從昨晚晚會散場后一直吹到現在,而跳蘆笙的苗家姑娘也跟著通宵達旦的舞蹈。”
    來到蘆笙場,只見場上有八個蘆笙手吹著蘆笙,周圍一群婦女和少女圍著他們舞蹈,她們個個綰發高聳,頭上插戴錦雞銀飾,穿繡花超短百褶裙,戴全套銀項圈手鐲,腳穿翹尖繡花鞋,打扮得像美麗的錦雞。我們突然有一種穿越時空的感覺,熟悉而親切,大家立即下到場里,跟著他們一起跳了起來。
    跳舞時,男青年(少者三五人,多則二三十人)吹奏蘆笙于前領舞,女性(以姑娘和中年婦女為主)排成一字長蛇隊跟在后面,沿著逆時針方向轉圓圈跳。隨蘆笙曲調和舞步的變化而翩翩起舞,舞步時而緩緩前移,時而逆時針方向轉圓圈跳,有時或前或后、或左或右移動,有時或進或退漫舞……
    相傳,苗族祖先遷徒時只帶三樣東西:水牛、谷種和蘆笙。定居后,帶來的谷種沒田種,他們一邊開田,一邊打獵、摘野果、撈魚蝦充饑渡日。有一位老人套到了只錦雞,在清理時將錦囊包丟在草棚前的灰堆旁,誰知便長出小米,次年,他又把小米作種子燒荒播撒,長出了滿坡小米,小米救了苗族祖先的命。于是,為了感恩,便仿照錦雞美麗的摸樣裝扮自己,除了衣服如此,在跳蘆笙中,也模仿錦雞的求偶奇態、神情跳舞。然而,在這些美麗的舞蹈中,誰想過它背后的故事呢?
    一年一度的苗族吃新節在歡騰的蘆笙舞中結束了,烏的苗寨也在這片歡騰中又回歸了昔日的寧靜。我們期待著來年,期待著在來年的苗族吃新節中再次體驗這份熱情、質樸的苗族風情和感受這豐富多彩的苗族文化。